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了2020年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提出了坚持走中国特色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现代化道路的发展方向。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背景下,如何积极稳妥地推进新一轮城镇化,是我国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点,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本文梳理了我国城市化建设的成效和存在的主要问题,指出了城市化建设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的作用,并提出了新一轮城市化建设的发展对策,以促进科学、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关键词: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城镇化;城镇化;农民城镇化;中国图书馆分类号F299.21;文献编号1672-2728(2013)03-0095-04 1。城市化的含义是指农村人口向城市群的持续转化;农村土地向城市土地的转化;农村生活方式的转变。成为城市生活方式的过程。它包括三个含义:农村人口向城市人口的转变、质量的变化和城市自身的持续改善。如果城市化只有一个定量的过程,就意味着城市人口没有被城市文明所同化;只有一个定性的过程,就意味着接受城市文明的人仍然被当作农村人口对待;同时,城市化也应该包括改善质量的过程。

原居民的城市化和城市自身的不断完善。目前,以小城市、小城镇化为典型特征的新一轮城镇化建设正在中国蓬勃发展。(2)中国城市化发展的特点。从世界各地城市化的发展过程来看,20世纪是全球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城市化极大地促进了世界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快速发展。21世纪,当代世界的城市化正朝着城市化的方向发展。与传统城市化相比,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大城市快速增长,城市群崛起,高科技城市崛起,反城市化。我国城市化的起步时间和规模都比发达国家晚。

但是,建国60多年来,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也取得了显著成就。通过我国城市化的发展过程,可以梳理出我国城市化的特点。首先,城市化发展的步伐是不同的,不稳定的。建国以来,我国城市化发展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发展阶段。不同的发展阶段表明,我国城市化具有较大的波动性和不同的发展速度。1949年至1957年,城镇化水平年均增长0.6%,应视为正常城镇化。1958年至1960年,城镇化水平年均增长1.45%,属于过度城镇化阶段。

城市化从1961年到1963年呈负增长。1964年至1978年是我国城市化的停滞期。1978年以来,我国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1978年至1995年年均增长0.63%,被认为是城市化的正常阶段。然而,1995年至2005年,全国城镇化率年均增长1.4%,十二五规划将城镇化率定为年均增长0.8%。二是城镇化水平大幅度提高,但滞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城市化经历了从支持小城镇建设到发展大城市,再到支持和强调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城市化发展呈现出明显提高城市化水平但相对滞后的特点。以城镇常住人口占全国人口比例衡量的城镇化率由1978年的17.9%上升到2012年的51.3%,但按户籍人口计算,仅为35.2%左右,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水平较低。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低于发达国家,接近80%,在许多国家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城市化水平为42%。同时,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工业化水平也相对滞后。也就是说,我国的实际城镇化率只是中低收入国家的发展水平。

第三,我国部分地区的城市化发展已开始逆转城市化进程。中国幅员辽阔,经济社会发展在区域发展中始终呈现出不平衡的差异。特别是近年来,在党中央全面实施西部大开发的同时,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和一些较发达地区的城市群正在悄然兴起,特别是在一些地方也开始出现逆向城市化现象。其中很多。当农民工回到农村或郊区或乡镇创业工作时,更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可以在当地或附近转移和消化。城市化发展中的反城市化现象是世界城市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是城市化建设的发展机遇。

要充分利用反城市化发展规律,积极稳妥推进城市化建设,因地制宜,不断提高全国城镇化建设水平。2。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性。城市化是世界各国工业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历史阶段和经济现象。它体现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必然趋势,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程度和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了2020年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提出了坚持走中国特色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现代化道路的发展方向。

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阶段,遵循工业化与城市化互动发展的规律,积极稳妥地推进城市化建设进程,对我国现代化建设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1)城市化有利于拉动国内供求,成为新一轮经济发展的最大引擎。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是供给侧,刺激投资和消费是需求侧。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可以弥补当前中国经济供求结构的变化,创造更多的内需,成为新一轮经济。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一方面,城市化可以刺激投资。通过新农村城镇化建设,加快中小城镇交通、通信、供水、供电、文化娱乐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多个相关产业发展。

以教育、就业、医疗、卫生、社会保障、文化为主要内容,增加城市公共产品需求,促进公共服务业发展。同时,城市化可以促进以金融、保险、物流为主要内容的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以餐饮、商业、旅游为主要内容的消费性服务业的发展。城市化还可以极大地促进农业产业化和集聚发展。目前,我国农业产业集聚不足,尚未形成一定规模。仍处于家庭化发展阶段。通过农业产业化,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另一方面,城市化可以刺激消费。目前,我国的突出问题是消费仍然是国民经济的短板,对外需求严重不足,内需也严重不足。

影响国内需求的群体是农村消费。据有关部门统计。目前,我国7亿多农村人口的人均消费能力还不到城市的30%,这说明我国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仍然很低,同时也说明城市化建设仍有很大的空间刺激农民消费。农民工通过城市实现市民化或地方城镇化,导致农民生活方式发生变化,有利于刺激中国的消费需求。(2)城市化建设有利于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经济转型和城市化的发展。随着外来人口的进入,会产生人口集聚效应。不同阶层的人口趋同将不断改变当地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经济转型的发展。

改革开放30年来,随着各项优惠政策的实施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我国城镇化水平保持了年均1%左右的增长速度,全国各地城镇化建设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同时,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全国各地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社会结构不断调整。特别是随着我国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许多新兴产业在城市化进程中不断调整地方产业结构,特别是金融保险业、信息业和计算机服务业,这些都是新一代战略新兴产业所推动的。信息技术、生物产业等产业将依托城市化建设快速发展和转型。

(三)城市化是促进城乡共同繁荣,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的需要。从近年来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城市化建设是促进城乡共同繁荣、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的有效途径。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共同富裕所有人的发展任务之一是扩大农村居民的经济收入。城市化的发展可以通过商业、就业等多种途径,把合格的农村人口和富余的农村劳动力转化为城镇居民。通过城市化实现农民地位和职业的转变,实现城市领导国家。通过工业促进农业,共同繁荣,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带来的矛盾,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三,新一轮城市化面临的主要问题。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形势下,在我国经济社会深层次转型的过程中,需要梳理出我国过去城市化建设的主要问题。只有避免过去城市化建设中的问题,新一轮城市化建设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有效性。笔者认为,过去城市化建设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大城市建设成效显著,小城镇建设明显不足。由于城乡二元体制、区域发展水平和国家政策的原因,我国城市化的发展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和广州。

在大城市和省会城市建设中,大城市优先安排了大量的国家公共资源。大城市建设规模的迅速扩大,导致大城市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质量不断提高。这也导致了大量的外资和各界人士进入大城市,使大城市的交通和环境不堪重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最后,由于生态、资源、公共安全等各种资源的承载能力和社会问题,必须采取行政措施,限制人口在大城市集聚。同时,在现有的“大治理小”城市管理体制下,许多大城市盲目建设扩建开发区。大城市往往会对周边中小城市的发展资源进行配置和掠夺,最终导致我国中小城市发展对资本和公共设施的投资不足,导致中小城市发展动力明显不足。

尤其是城市和城镇。(2)城市化政策设计缺乏宏观思维和科学观念。首先,影响城市化建设的政策顶层设计受到政治成就观的影响。在以往基于GDP经济的绩效考核体系下,我国各级领导都有任期制,不同的领导都想在工作中取得成绩。新的领导人将改变或逆转前人的政策路线,导致城市化建设缺乏战略性和长期的政策设计,城镇发展尚未形成。一套科学的规划思路和长期有效的推广措施。第二,城市规划不够科学。在我国现有的城市化建设中,许多地方的城市化建设普遍存在着规划不科学的问题。

我们经常看到的是,许多城镇已经被拆除、建设和拆除,重复建设的现象时常发生。同时,由于城市规划不科学,中心城市的集聚和辐射效应不强,许多城区规模过小,中心城市在带动区域整体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尚未充分体现。(3)城镇化建设面临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瓶颈。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区域差异来看,城乡差距扩大是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的最大表现。在城市化进程中,缩小甚至消除城乡差距的关键在于推进城乡户籍制度改革。虽然户籍改革始于2001年,但直到2011年,国务院才颁布了《关于积极稳妥推进户籍管理体制改革的通知》,指出地级以下城市都要放开户籍制度。

但是,根据全国城市化专项研究组在全国不同城市的研究和发展,发现各城市的居住条件仍然比较苛刻,户籍改革难度较大。另一方面,城市自身也存在二元结构的问题,如无法保证非本地人口和本地人口的公共服务均等化。虽然表面上许多农村人在城镇生活和工作,但由于没有城镇户籍,许多农村人不能享受医疗、教育、就业等平等的公共服务。笔者认为,移民享受城市公共服务均等化是未来城市化建设的应有意义。第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背景下的城市化建设对策:(1)全面认识新一轮城市化建设的内涵,如何进一步推进新一轮城市化建设,首先界定新一轮城市化建设的内涵。

城市化建设是我国新一轮城市化建设的基础。清华大学国情研究所所长胡鞍钢教授写道:“中国特色新型城市化在哪里?——四元结构同时解构”,指出在中国城市化建设的道路上,各级政府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但也存在成果工程、强制征地、暴力拆迁、资源浪费、城市管理等问题,我国新的城市化建设已不再是行政权力领导下的大规模集散围垦运动,而是一种前瞻性的运动。从历史教训中吸取教训,遵循市场发展规律。未来的新型城镇化道路具有城乡协调、城乡一体化、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的基本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先荣写道:“客运结算可以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翻番——城市化的本质是农民的市民化”。他指出,城市化的本质是人类的城市化。解决农民工城镇化问题是未来加快城镇化转型、提高城镇化质量的关键和难点。只有户籍制度改革和住房制度改革,才能使我国城镇化建设得到更多的回报。笔者认为,我国城市化建设是中国特色的城市化发展道路,我国城市化建设也是社会主义优势和优势的集中体现。在新一轮城镇化建设的道路上,必须坚持以人为本,以改革为突破口,以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为建设内容。

未来几十年中国城市化建设的基本内涵。城市化建设是一项综合性、系统性的工程。不同地区的城市化建设不仅可以实现城市化,而且要注意宏观把握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之间的互联互动关系。只有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全面协调发展的城市化建设,才能成为2020年中国的城市化建设。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奠定了决定性的基础。(二)坚持科学规划,全面推进城市现代化。从过去城市化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城市化不仅是城市人口的增长和城市基本面貌的改善,而且是一个包含许多制度改革的系统工程。

未来城市化建设必须有战略和规划。各地根据城市发展的历史和未来发展方向,遵循科学性、前瞻性、可操作性的原则,综合考虑土地制度、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公共服务、城市建设等城镇化建设的改革内容。离子,全面推进城市现代化,根据城市特点进行。总体设计和总体规划应当合理确定城镇的发展布局、功能匹配和发展目标,统筹安排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注重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与各项制度的协调和衔接。改革,保持全面推进城市现代化建设的科学性和可持续性。

(三)在工业建设的基础上,促进城市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城市化建设的经济意义在于追求适度的经济规模,为产业发展搭建平台,为资源积累提供必要的条件。作者认为,城市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产业优势,产业发展是城市化建设的经济基础。城市的工业发展是人口聚集的前提。如果一个城市没有支柱产业的发展,就会出现一个没有产业支撑和需求的“空城”,或者大量的城市贫困人口。地方城镇化建设根据区域产业优势,积极发展地方特色产业,因地制宜发展后续产业和替代产业,围绕主导产业发展配套产业和服务业,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培育新的优势产业和经济增长点,为城市化建设构建合理、有前景的产业发展格局。

(4)加快各项制度改革,积极推进农民市民化,借助城市化的人力资本集聚效应,加快我国城市化建设,加快各项制度改革,使更多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积极促进农民。公民化。作者认为,新阶段农民市民化的主要发展方向是加强技能培训,提高农民进城就业创业能力。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涌入城市农民工就业。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民工收入逐渐增加。在很大程度上,农民工经济已经成为中国农民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在城市化建设的新时期,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发展各类农民技能培训,提高进城就业创业能力,通过农民工增加经济收入,这是农民向城市转型的经济基础。

居民。二是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我国城乡二元体制实施多年,其弊端和矛盾逐步显现。根据城市化建设和发展的需要,各城市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逐步将工作稳定、收入稳定、住房条件好、愿意在城市生活和工作的农村户籍人口登记为城市人口,为农民工提供机会。引领中小城市实现城市化。三是逐步实现城市公共服务均等化。农村人口居住在城镇,这只是城市化建设的表现。城市化建设的核心是让农民享有平等的城市居民公共服务。在今后的城镇化建设中,必须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使农民享有医疗、教育、就业、养老等各项公共服务产品。

逐步实现城市公共服务均等化体制改革创新,稳步推进农民市民化进程。参考胡鞍钢,中国特色新城镇化在哪里?“四个现代化”同步打破“四元结构”eb/ol,(2013-02-06)2013-03-30 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0206/c112851-201941.html 2易合宪,“客运”结算能使中国GDP再翻一番?——本质城镇化是农民市民化的产物,eb/ol,(2013-02-06)2013-03-30,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0206/c112851-20451825.html蔡秀玲,中国城镇化进程成就与发展趋势J,经济研究参考,2011,(63)。